盼盼薯片价格联盟

漫谈功夫(八)——择法慧眼

拳的使命 2020-04-05 13:30:43

练功和修行,包括中医,其实是个特别麻烦的事儿。麻烦在哪里,说法太多,搞不清到底哪个有道理。想博学慎思明辨笃行吧,又怕弄成狗熊掰棒子,大师们一般都是要求从一而精的;去一门深入吧,又觉得其他的东西都挺好,会不会遗忘了很多风景。是故进亦忧而退亦忧,大难大难!

然后又有说法,明师最要紧。但这也不过是换了个说法,师没有说自己不明的,还是要有择法眼。

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,并不是这些说法不对,关键是我们从这些法门里得到了什么?也不是老师高或者下,关键是我们怎么去对待这些老师?关键还在于我们自己。

中国传统的内证功夫,从来都是有道和术这些不同层面的,所谓“形上谓道形下谓器”、“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”。在万物的层面,当然纷繁复杂、众说纷纭;但是逆而反之,就会越来越归于共性,以至于一,至于无。

所以学习中国文化需要穿透力,不是在一个层面上延展、累积,而是层层深入,不断打破。

说例子:我开始练太极拳的时候,师父给了我一个意念,打了一段时间,我慢慢有感觉了,师父又换了一个意念。而且这两个意念之间仿佛不统一,在逻辑上似乎是有冲突的。当时的我很困惑,到底哪个对,为什么同一招拳,意念还要变。后面我发现,不但要变,而且几年下来不停地变,跟以前的比起来,可以说面目全非了。

等我明白了以后,我才知道这正是师父高明的地方。他的每一个说法,都是针对当时的我的身心状态而说的,是当机法。我的身心不断地在发生变化,他的说法也相应的发生变化。同样一招拳,我在每一个阶段的体会和认识,完全是不同的天地。

说法都是梯子,等我们爬上了这层楼,老的梯子就要扔掉,换一个另外的工具。而不是不断地重复爬这把梯子,即使爬出花来,我们还是在这个高度。但是,迷筏忘渡的人太多了。有很多师父也会对弟子们说,咱这把梯子最好,你们只管用心爬,就一定能出功夫,千万别到处爬。又有的人,收集了几把不同的梯子,敝帚自珍,日日赏玩。

功夫从来不是一个固定的东西,不是一个可以得到的东西,它只是我们在求真求道的路途中,附带具有的一些功能和状态,取个名字叫“功夫”。

所以,“顿”和“渐”并不是对立的东西,它只是一段旅途的不同侧面的体验。每一步是“渐”,豁然开朗是“顿”;山重水复是“渐”,柳暗花明是“顿”。我们练功修行,应该是大胆去走先贤们走过的路,他们的语言就是我们在旅途中看到的路边赋诗一首,甚至是某某到此一游。我们自己也到了这个地方,看到他们的痕迹,情通古人,会心一笑。此为修行一大乐事!

如果我们不去走,我们只是捧着他们的“游记”不停研究、诵读,即使请了大师来讲解这些游记,它们也只是“游记”,和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。

古人告诫我们: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;知行合一;博学慎思明辨笃行。何其语重心长、老婆心切!!!

所以我们要行,首先要敢行,不要怕,不要被各种说法束缚了手脚。要疑,不是谁都不信任,是不要盲目接受、秉持,要追问究竟,要打破沙锅问到底。要敢于否定,即使对方是大师,是师父。

行是“因”,功夫是“果”,而且这个“果”不是固定不变的,它只是一时一事的当机呈现。但为因,莫求果,太在意果,它就马上成为了我们的障碍。

在拳里讲,大松大软是果、二十四法是果、虚灵顶劲是果。。。。。。不可求,不可执。我经常讲一个笑话,比如一个人想品德好本领大,自然应该好好做事、好好做人,从每一个生活瞬间下功夫。不从这里入手,直接说你要品德好、本领大,是不是有点可笑,现在很多的练功人因为不明所以,就在这个状态里面打转。

既然说到这儿,就带两句,如果有大信根、大勇猛和大智慧的人,是可以“倒果为因”的,我认为我是佛,我就到佛境了。但一般人不要轻易尝试,容易成神经病

返回来,如果看了这篇东西,似有所得又实无可得,那就对了。

少跟我来模棱两可、语焉不详那一套,我不吃这个。

是的,这是问题的大关键之处。对于一个问题,我们的祖先一般不会给直接你一个答案。因为给了你答案,答案是答案,你是你,问题并没有解决。但我们往往会有一个错觉,我有答案了=问题解决了。我们从幼儿园、小学开始做题目,就是在不停地给出答案。背后更重要的是我们潜移默化地形成了“给出答案=解决问题”的思维惯性模式。这个潜移默化,就是“化”,现在我们要“返化”回去。

我们的祖先会通过一些方式和方法,消解你的问题,问题不存在了,自然就不再需要答案,是为“真答案”。中医本应是这样,不是杀菌、消炎、割肉,而是使它回到原来的秩序(“治”即是使归于秩序-和)。

消解问题(在医为病),不治而治,是为传统文化的大智慧。

我们修行,先从觉、治我们久已养成的“单线条、一根筋”思维模式开始吧。

大难,大难!


Copyright © 盼盼薯片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