盼盼薯片价格联盟

当中国的“杜丽娘”遇到西方的“万圣节”

优能高中语文 2020-02-14 09:01:37


不关注,就捣蛋


什么是“万圣节”



万圣节又叫诸圣节,在每年的11月1日,是西方的传统节日;而万圣节前夜的10月31日是这个节日最热闹的时刻[1]  。在中文里,常常把万圣节前夜(Halloween)讹译为万圣节(All Saints' Day)。

关于万圣节由来的,版本繁多,流传较广的是:

两千多年前,欧洲的基督教会把11月1日定为“天下圣徒之日”(All Hallows' Day)。“Hallow”即圣徒之意。传说自公元前五百年,居住在爱尔兰、苏格兰等地的凯尔特人(Celts)把这节日往前移了一天,即10月31日。他们认为该日是夏天正式结束的日子,也就是新年伊始,严酷的冬天开始的一天。那时人们相信,故人的亡魂会在这一天回到故居地在活人身上找寻生灵,借此再生,而且这是人在死后能获得再生的唯一希望。而活人则惧怕死人的魂灵来夺生,于是人们就在这一天熄掉炉火、烛光,让死人的魂灵无法找到活人,又把自己打扮成妖魔鬼怪把死人的魂灵吓走。之后,他们又会把火种、烛光重新燃起,开始新的一年的生活。

  然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而

说到鬼怪


我们中国人

最有发言权



下面就让我们走进,中国文化中的“鬼”。中国文人笔下的鬼



说文解“鬼”



鬼”又称“鬼魂”,在《说文解字》中这样解释:“人所归为鬼。从人,象鬼头,鬼阴气贼害。”清代段玉裁在《说文解字注》“古者谓死人为归人。《左传》子产曰:鬼有所归,乃不为厉。


篆书中的鬼字,偏旁部首看起来,轻飘飘、荡悠悠,很有点“鬼”气,南方一些地方称呼“鬼”为“阿飘”,看来,倒有几分恰当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嗨~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 叫 阿 飘



“鬼”与文学



古人对于“鬼”的解释很清楚,《礼记》上说,“众生必死,死必归土,此之谓鬼。”“鬼”是人死后留下的灵魂,如果其有所归依,一般则不为害。其实鬼魂之说并不是一直就有的,至少在《易经·系辞》中曾经有这样描述:“古之葬者,厚衣之以薪,藏之中野,不封不树,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。”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上古时代人们埋葬死者,只是用薪柴把死者厚厚地盖住,埋葬在荒野之间,不起坟堆封土,不栽树木标记,后来的圣人才改用棺椁埋葬。

这样随意处置逝者尸体的做法与野兽无异,根本不把鬼魂当回事儿。

进入旧石器晚期,对于卜筮的渴望,祈求得到鬼神帮助,越来越盛行,鬼魂之说逐渐出现,而对于逝者尸体的处理也较从前大不相同。山顶洞人遗址就有了一定形式,死者身上除了有了饰品陪葬,还有了一定的规制。随着文明发展,对待鬼魂的方式越来越繁杂,到了夏商鬼神之说已经成为主要的文化习俗。当时的鬼神几乎无所不能,什么事情都可以卜于鬼神,上至国家战事胜负,下到平民丢牛失马,统统都可以问计于鬼神。

后来历代盛行的扶乩问卜,其实本源就出在上古时期的鬼神崇拜。

孔子其实是不在乎鬼神之说的。他曾经说过:“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。”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活人的事情都研究不完,哪有时间讨论鬼神之说呢。

这种不讨论,(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)不接触(敬鬼神而远之)不在乎(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)的三不原则,使得后代儒家正统学者对于鬼神之说一般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甚至还有人,譬如王充不仅仅敬而远之,还彻底否定鬼神之说。


由于产生了许多灵怪的传说,因此就更盛行许多传述怪异的书。这些书有的出自于佛教徒或道教徒,有些出于文化书生的手笔。除了传统文化中祖先崇拜和祭祀的影响,还掺杂了更多的宗教思想,形成中国特有的鬼神文化,用小说戏剧笔记的方式,描述奇幻多彩的故事抑或通过它来影射某些社会不公。

中国文人笔下总具有“人有人性、鬼有鬼格”的色彩,不但多元化、趣味化,而且兼具有教忠、教孝、教义和教仁的社教使命。因此,无怪乎咱中国人笔下的“鬼”,自是生色不少。


有关“鬼”的文学作品


“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”

《定伯欺鬼》

——选自(《搜神记》干宝·六朝)

六朝时,南阳宋定伯在年轻的时候,有一次他赶着夜路,遇到一位同行的陌生人,起初只觉得面生,走了一会儿路,宋定伯打破沉寂问身旁的这位陌生人是谁。亡魂据实以告;定伯乍听之下,心存恐惧,但他很快便恢复镇静,就骗鬼说自己也是亡灵,要到宛镇去。亡灵听说定伯是同类,就信以为真,于是提议两人轮流背着赶路。宋定伯不得已,只好让亡灵先背。走了一段路,亡灵觉得定伯太重了,不禁摇头问定伯是否真是亡灵。定伯机警地骗亡灵说,因为自己刚死不久,所以才这样重。轮到定伯背亡灵时,亡魂几乎轻得没有重量。定伯问亡灵,因刚死不久,不知鬼最怕什么?亡灵老实地告诉定伯,说最怕人的唾液。走了一会儿,他们来到河边,亡灵先涉水过河,竟无一点声音。轮到定伯时,却激起很大的水声。亡灵不由得又怀疑起来,定伯诳称,新魂太重,故不能轻巧渡河。过了河。宛镇就在眼前,定伯突然将背着的亡灵用力背紧,亡灵痛得高声哀求定伯放他下来。定伯并不理会亡灵的哀求,直走到市集才用力将他丢在地上,这时亡灵不得已只好变成一只羊,定伯立即用唾液抹在他身上,卖得50贯钱。



纪晓岚编写的剧情堪比奥斯卡

《如是我闻》“鬼说鬼”

——选自(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纪晓岚·清)

一个书生夜晚泊舟鄱阳湖,月下纳凉散步,信步走到一家酒肆,遇到数人互通姓名后,发现都是故乡人,因此沽酒坐饮。谈笑之间,言语颇为投机,都争着讲鬼故事,大多都是怪异少有,出乎人意表之外的鬼事。

众人讲完,其中一人说道:“诸位说的固然称奇,然而却不如我见到的奇异。我曾经在京师,为了避免喧嚣,住在丰台一处花匠家,邂逅了一名士人,相互聊天,我说这个地方的花开的少见,是个胜地,只是鬼太多。士人道:“鬼也有雅俗之分,不可一概而论。我曾经游西山,遇到艺人论诗,非常精妙,吟咏自己的作品,很有意思。譬如有“深山迟见日,古寺早生秋”“钟声散虚落,灯火见人家”“猿声临水断,人语入烟深”“林梢明远水,楼角挂斜阳”“苔痕侵病榻,雨气入昏灯”“鸺鹠岁久能人语,魍魉山深每昼行”“空江照影芙蓉泪,废苑寻春蛱蝶魂”,这些都是楚楚有致,富有情趣诗作。我刚刚准备问他家住哪里,一阵驼铃声传来,忽然便消失的无影无踪,你看这样的鬼,如何教人讨厌憎恨呢?!我看他洒脱飘逸,想留他共饮,此人站起身来,整衣说道:“不遭先生讨厌憎恨,已属大幸,怎敢再叨扰酒喝呢!”说完便一笑而隐,我才知道,原来说鬼的就是鬼啊!书生听后调笑道:“这等的奇幻瑰异的故事,真是闻所未闻,然而阳羡鹅笼、幻中出幻,以至于辗转相生,怎么知道现在说鬼的人,不是鬼呢?!”这几位听完脸色一变,微风忽起,灯光晦暗,立即化为一阵薄雾清风,四散而去。



传世爱恋,“死而复生”

《牡丹亭》

——汤显祖·明

在四十回行酒令时,黛玉由于怕被罚酒,而不小心说漏嘴的《牡丹亭》中的诗句,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。在场众人似乎都未在意,至少曹公没写他们的表现,独有宝钗在小说叙述中看了黛玉一眼,这一看之中该有多少文章?果然,等到四十二回,就有了宝钗对黛玉的“审问”。

原句为:

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

赏心乐事谁家院?”


那么这《牡丹亭》,究竟讲得是什么故事呢?


贫寒书生柳梦梅梦见在一座花园的梅树下立着一位佳人,说同他有姻缘之分,从此经常思念她。南安太守杜宝之女名丽娘,才貌端妍,从师陈最良读书。她由《诗经·关雎》章而伤春寻春,从花园回来后在昏昏睡梦中见一书生持半枝垂柳前来求爱,两人在牡丹亭畔幽会。杜丽娘从此愁闷消瘦,一病不起。她在弥留之际要求母亲把她葬在花园的梅树下,嘱咐丫鬟春香将其自画像藏在太湖石底。其父升任淮阳安抚使,委托陈最良葬女并修建“梅花庵观”。三年后,柳梦梅赴京应试,借宿梅花庵观中,在太湖石下拾得杜丽娘画像,发现杜丽娘就是他梦中见到的佳人。杜丽娘魂游后园,和柳梦梅再度幽会。柳梦梅掘墓开棺,杜丽娘起死回生,两人结为夫妻,前往临安。杜丽娘的老师陈最良看到杜丽娘的坟墓被发掘,就告发柳梦梅盗墓之罪。柳梦梅在临安应试后,受杜丽娘之托,送家信传报还魂喜讯,结果被杜宝囚禁。发榜后,柳梦梅由阶下囚一变而为状元,但杜宝拒不承认女儿的婚事,强迫她离异,纠纷闹到皇帝面前,皇帝感慨二人的旷世奇缘,于是杜丽娘和柳梦梅二人终成眷属。



至于留仙先生的《聊斋志异》,大家再熟悉不过。咱们今天就不聊了。感兴趣的话,咱们之后可以再做一个专题。

前些年,好莱坞《盗梦空间》被很多人称道,认为剧情设计精巧,别出心裁。

我国古人的想象力并不比这帮现代好莱坞编剧差,甚至远超他们,有些直到现在,他们还未达到我们已有的高度。譬如《三海经》中的那些怪异夸张的神兽:长着鸟翅膀的赢鱼,牛一样身上却长着刺猬毛的奇穷,长着鸟头蛇尾的旋龟。再譬如历朝历代留下浩如烟海想象力丰富的笔记小说。这些都是我们祖先留给后代待挖掘的宝贵文化财富。

如果有一位好的编剧收集整理,一位好的导演用心指导,一帮好的演员传神刻画,它呈现在大屏幕上的恢弘大气,瑰丽奇幻一定会得到世界影迷的推崇,比起那些“裤裆藏手雷”的影片更加真诚,也更有意义。

当然,这三样的出现本身就代表着中国电影工业的崛起,目前来看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们只能通过这一篇篇古代文字体验中国神鬼的瑰异和生动了。

还好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!

另外......


今天有很多人,给我发微信和我要糖

对于这个问题,我只想说......

不关注



就捣蛋

长按上方二维码,关注“公众号”

编辑排版:展晶琦

项目策划:展晶琦

总 审 核 :于桐悦



Copyright © 盼盼薯片价格联盟@2017